Home » 談習俗

談習俗

開年的故事

今日年初二,是謂「開年」。從前舊俗,年初一不吵架,不打孩子,一切恩怨留待開年以後再算,所以年初一孩子犯罪,大人就會威脅:「你想提早開年!」這麼一說,那童犯就立即收歛。 如今沒有這枝歌唱了。應該反過來,...

Read More »

今日赤口

今日年初三,是謂「赤口」。 赤口本來並無任何禁忌之意,而且恰恰相反,是個百無禁忌,可以隨意說話的日子。原因是年初一、初二兩天,語貴吉祥,說話容易犯忌,因此這兩天凡說話必加包裝,包裝辛苦,到年初三,就可...

Read More »

過年憶餃子

每於過年,王亭之就想起童年少年時吃的餃子。 於童年時,家中人手多,包餃子便成為家庭娛樂。成群婦女在和麵、桿皮、包餃,小孩子趁在一旁熱鬥,乘人不覺,偷一塊麵團捏小白免,左捏右捏,終於只好捏黑豬,因為麵團...

Read More »

壽桃與壽包

如今粵菜業普遍犯一個極大的錯誤,將「壽桃」稱為「壽包」,不祥之至。 昔日廣州的業界,壽桃壽包二者分得很清楚。擺生日酒,上的是「壽桃」。擺喪家的「解穢酒」,因為喪事已經辦完,語貴吉祥,因此上「壽包」,此...

Read More »

吉祥與歡喜

時屆新曆元旦,王亭之尊重歲時,無論甚麼節日都開心。 一屈指,在圖麟都已過了十三個新曆元旦。圖麟都算是福地,沒有艱難的歲月,即使九七後香港經濟大衰,對圖麟都的影響還不算大,如今港加兩地經濟起飛,日子當然...

Read More »

福豬年

每逢春節,便見到人將「金」與「生肖」聯繫,去年肖犬,叫做「金犬年」,今年肖豬,於是便稱為「金豬」年矣。 本來每年的天干,各有五行所屬,甲乙為木、丙丁為火、戊己為土、庚辛為金、壬癸為水。是故今年丁亥,因...

Read More »

元宵、湯丸、湯圓

過了元宵已久,卻忽然有人跟王亭之提起:「元宵」與「湯丸」究竟有無分別? 這題目不容易答。在從前,不但「元宵」、「湯丸」有分別,此外還有一個「湯圓」,嚴格說來亦有分別。只是時到今日,三個名稱已經混用。 ...

Read More »

習俗與人情

每到新正,王亭之便十分高興,兒時過年的樂趣自然湧上心頭,因此多年前曾寫了一輯《歲時風俗談》,亦只寫到過年與新正,即便意興闌珊,更無續作說及其餘時節。此輯文章已經上網,跟王亭之同樣喜歡過年的讀者,可以一...

Read More »

九九消寒

圖麟都天氣詭異,忽然雪暴,積雪數吋,又旋即天暖消融,儼然初春。王亭之不知何故,忽然想起《九九消寒圖》。 童年時,每到冬至前一日,偏廳便懸掛起這張圖,圖上有九個字:「亭前楊柳珍重待春風」,每個字皆為九筆...

Read More »

老家的桃符春聯

看電視劇光碟《劉羅鍋》,見到劇中佈景,劉羅鍋家所用的桃符春聯,恰跟王亭之廣州老家所用者相同,連貼法也一樣,不禁大喜。想不到國內電視製作人員,尚有人知明末清初時,士大夫家有「桃符春聯」的遺制。 電視中劉...

Read More »

愛財不可「金鼠年」

從前世人重丁財兩旺,於新正頭恭喜,必曰:「恭喜添丁發財。」所以廟宇亦賣花燈,以「燈」、「丁」二音相似,添燈即兆添丁也。 今人唯重發財,所以連「恭喜發財」都已變成英語的外來語。洋人見華人,例必「貢希揮啋...

Read More »

除夕談「桃符」

今日除夕。由於今年立春第二日,便是小年夜,小年夜自然接大年夜,一連三天緊接,民間習俗視為吉祥,說有春福綿綿的意頭。王亭之於此亦恭祝讀者,福壽綿綿,如意吉祥。 除夕要貼春聯。春聯的來源是「桃符」,那是用...

Read More »

十九年一次「接春福」

今日年廿九,稱為「小年夜」,亦即大除夕的前一夜。今年小年夜恰在立春的前一日,相當難得,因為節時緊接,古時在廣州,若碰到這樣的情形,便稱為「接春福」,在立春與小年夜兩天都要祭神。立春那天,在交春的時刻祭...

Read More »

今日立春

今日立春。依節氣來說,今日是新一年的開始。據通書,交節時刻是戍時初刻一分,即是中原時間﹝以洛陽為中心的黃河流域時間﹞午後九時至九時零五分左右。折回加拿大多倫多時間即是今日上午九時。各位讀報紙時,在節氣...

Read More »

「屠蘇酒」小記

舊俗,元旦日飲屠蘇酒。 陳元靚《歲時廣記》引《歲華紀麗》云:俗說屠蘇者,草庵之名也。昔有人居草庵之中,每歲除夕,遺里閭藥一帖,令囊浸井中,至元日,取水置於酒樽,合家飲之,不病瘟疫,今人得其方而不識名,...

Read More »

謝灶風俗憶談

廣府人謝灶,有「官三、民四、蜑家五、發瘋六」的說法。即官宦之家廿三日祭灶,民家則於廿四日,水上人家廿五,患麻瘋病的人於廿六日才謝灶。這種無明文的規定,相當遵守,而且來源古遠。 可是,古人說「灶乃老婦之...

Read More »

徒弟拜年,引起話題(過年風俗憶往之一)

年初一,徒弟阿新偕其新婚嬌妻來王公館拜年,他們兩夫婦皆在王亭之手下做過事,給王亭之罵過,但亦知道王亭之「罵者愛也」,假如對其人毫不看重,則簡直連眼尾都不睄他一睄,所以若逢王亭之召來痛罵之際,即是學嘢之...

Read More »

先由「掃塵」說起(過年風俗憶往之二)

談廣州八旗的過年習俗,得由「謝灶」談起,即是年廿三。 其實籌備過年,則比年廿三還要早,一踏入十二月,在二十三以前便要「掃塵」,掃塵才是籌備過年的第一件大事。既然是大事,當然要擇日,一般是揀曆書中所載的...

Read More »

字畫陳設有氣氛(過年風俗億往之三)

書房掃塵之難,還難在於掃塵後要換陳設字畫,一切要換得帶點過年的氣氛。花瓶用醉紅色,但卻要照顧及「都承盤」上的文具色澤。 所謂「都承盤」是盛載文房四寶的酸枝盤,但瓷器卻不少,有水盅、筆洗、籌筒、筆架,以...

Read More »

謝灶猶有「巫祀」之風(過年風俗憶往之四)

掃塵之後的大事便是「謝灶」,掃塵一定要在「謝灶」之前,為的是要替灶君老爺洗白白也。 古人謂灶乃老婦之祭,但廣州八旗的習俗卻剛好相反,將掃塵派給女人,灶則由男人謝之。所以年廿三的晚飯要提早,飯後洗碗,立...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