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王亭之專欄 » 王亭之談食 (page 5)

王亭之談食

國宴排場蘇菜宴

在「吳門人家」吃第二頓晚飯,完全國宴排場。晚飯由五時半開始,吃了三個半鐘頭。老闆娘由開席至散席,都站在王亭之背後侍候,親手替王亭之檢菜,十分不好意思。 是晚菜式如下── 冷盤十式:酥鯽魚(這味菜是王亭...

Read More »

介紹「吳門人家」

王亭之介紹蘇州「吳門人家」菜單後,立即有反應,樨樨的網接到兩封飛鴿傳書,囑王亭之對這家菜館略作介紹。 「吳門人家」開在一家古老大屋內,隔一條街便是「獅子林」(有一個好惡的女導遊)!亦近「拙政園」。原址...

Read More »

蘇州織造府

康熙在江寧(南京)與蘇州設二織造,名義上是管朝廷所需的織物,實際上是情治機構兼管統戰工作。所以江寧織造曹寅,跟蘇州織造李煦,都是康熙的親信,可以直接寫密摺給康熙,參與政事,褒貶地方大員。 曹李兩家是姻...

Read More »

蘇州織造府菜單

王亭之在「吳門人家」吃到的「蘇州織造府菜」,菜單如下,王亭之略加評介。 看盤一式:錦繡前程。用麵粉及蔬果雕塑而成蘇州景色。這是沙老闆親妹子的傑作。有了這看盤,便有氣派。 冷盤八式:蘇式醬鴨(鮮製,醬色...

Read More »

蘇州織造府「宮廷菜」

王亭之居留大陸九個月,在飲食上最大的收穫,是吃到真真正正的蘇州菜宮廷宴。市面上號稱「宮廷宴」者多如牛毛,唯此堪稱正版,不是A貨。 這宮廷宴,是當年蘇州織造府廚師張東官入宮的製作。張東官入宮是在乾隆二十...

Read More »

且談飲食也罷

王亭之年事漸老,人亦愈來愈頹唐,譏評世事更不合時宜,於是乃有志講求飲食之樂。 論飲食,其實應以家廚是尚,如今凡飲食必求諸食肆,蓋無非因為屋企的女人不肯煮飯耳。連主婦都不識烹飪,卻希望菲傭看看用英文寫的...

Read More »

如今消夜甚艱難

王亭之喜消夜,每每凌晨三時半出動,已不知自己吃的是早餐還是消夜矣。唯其如此,所以亦頗能觀察夜遊人的百態。 坐「通宵店」的人,頗不乏職業女性。 如果是全枱職業女性的話,枱面上大多數是小菜幾碟,啤酒兩枝而...

Read More »

魚都生癌

香港人食海鮮已食到出癮,去酒家菜館晚飯,蒸條魚,已變成是家常便飯。有些菜館,當侍應生介紹閣下「蒸條黃腳𩶘啦」之時,倘如拒絕,甚至會有口面給你看。 恕怪王亭之口拙,對王亭之來說,食魚倒不如食蝦,因為有些...

Read More »

一本古書代飲食書

王亭之好食,食而不求其貴,但求實際,所以甚喜看古人的食經食譜。 最近大陸「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」刊行《古代名菜點大觀》一書,選錄自周代以來的飲食文獻,彙成一冊,可謂洋洋大觀,王亭之一邊看,一邊食指大動。...

Read More »

初試宮廷宴

聞有「中國宮廷宴」,王亭之流涎,乃囑桃麗絲電賣《中國宮廷食譜》的世侄阿民,一定要食一餐,阿民立即答應。 既赴宴,先閱菜單,四碟菜、四京果、六大菜、單尾為仿膳餑餑,冰花雪蓮,及慈禧御點豌豆黃與雲豆捲,甚...

Read More »

其實是「飲食指南」

同文金言老弟約王亭之食大閘蟹,並邀兩位又靚又乖的世侄女作陪,一個是梁多玲,一個是「就咁話」。 梁多玲是港灣東海的顧問,當然約返在自己的鋪頭,更何況王亭之喜食此店的黄麻沙糍,順理成章之至也。 是夕點菜,...

Read More »

北角忽多炸鬼檔

王亭之發現,北角區最近忽然多了幾檔油炸鬼檔。 不瞞各位,王亭之喜歡食炸鬼,所以一有發現,便立即站在街頭「試食」,食過三檔,三檔的水準都相當不錯。 所謂相當不錯,是指香港水準,因為若與廣州的「旗下街炸鬼...

Read More »

王亭之過年

王亭之過年,年初一照例食齋麵。這是祖宗傳下來的習慣,到了王亭之這一代卻依然未改。可是吃餃子的習慣,王亭婆貪懶,已經取消久矣。 小時候過年,餃子中還包有金元寶與銀元寶,年年照例是王亭之的爸爸吃到金元寶,...

Read More »

大家一齊「世紀末」

王亭之本來非常之討厭「世紀末思想」,但現在卻領悟到,當心理壓力太重之時,便非「世紀末」一番不可。 王亭之一向好食,現在更變本加厲研究飲食,而且交「大廚」泡製。 ──舉一個例,前兩天王亭之在阿一個間寶號...

Read More »

王公館預定團年菜

王亭之曾在販文認可區發表過一張《團年飯》菜單,反應良好,有一位師奶來函,埋怨王亭之「賊過興兵」,不然的話,她就可以跟著製作矣。王亭之記得此事,所以今年提早擬訂菜單。 王公館今年團年,打算招待誼女曾婉及...

Read More »

節後評月餅

這篇文字不想發表得太早,是避免讀者誤會王亭之放蟮,事關本文專評論今年所食過的月餅,待中秋過後才發表,即無放蟮之嫌。 王亭之喜食月餅,故各著名字號的月餅皆有機會品嘗。 月餅以蓮蓉最正宗,雙黃蓮蓉配搭恰可...

Read More »

催生心理好攞命

王亭之酷愛荔枝,雖然吃後必然發熱氣,仍然拚病來吃。唯至執筆時止,卻迄自未嚐過佳品也,甚為悒悒。 今年初吃荔枝反而是在澳門。世侄女侯潔瑩來探,順手帶兩磅黑葉來。王亭之曰:「應該未合時也。」然而剝而食之,...

Read More »

台灣食飯的兩難

住台灣四日,未吃過一頓好的。倒並不是台灣沒有好的菜館,總吃不到,原因厥有二焉──第一,時間不對頭。 王亭之吃中飯,例在一時半以後,晚吃飯則例在八時半。台北的館子分「晚飯」與「消夜」兩種。 「消夜」必無...

Read More »

飲食在台北

在台北,最令人魂牽夢縈的食物,蓋為豆腐燒餅與油條。偏偏這次王亭之住進的旅館,周圍沒有一家豆漿店。問起來,據說此乃高等地區之故,噫! 替王亭之訂房間的旅行社好心,揀「高等」的給王亭之住,而且收費廉宜,簡...

Read More »

刻意求工的茶藝館

台灣的「茶藝館」林立。可是太過刻意求工,營造一股所謂「藝館氣氛」,乃令人覺得非常之不自由。 可是晚上無事可做,王亭之卻仍然忍住捱「藝術氣」之苦,上去泡茶藝館。然則何謂「刻意求工」呢?且聽王亭之一一道來...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