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談詩詞

談詩詞

《昊堂禪詩》的禪意 ── 代序

我國多詩僧,唐代時最盛。名聲最響的是詩人賈島,他曾經出家,法號無本,他還俗是出於大文豪韓愈的鼓動,叫他還俗參加考試,他從此便成為苦吟詩人。他有一首詩送給無可上人,其頷聯云:「獨行潭底影,數息樹邊身」,...

Read More »

王亭之跟我譯俳句 – 沈西城

(原載蘋果日報 2017年4月9日  文/沈西城) 丁巳年秋(一九七七年),天已陰涼,披上外衣仍覺微寒,談錫永(王亭之)笑說「秋風起,三蛇肥矣!最宜吃蛇!」談君南海漢人八旗鑲白旗世家子弟,生於官宦,自...

Read More »

方寛烈兄來信

錫永道兄: 示悉。上世紀香港文風鼎盛,人材輩出,堪稱全國之冠。踏入本世紀,人皆重視物質生活,正如金聖嘆所說「世上文章不值錢」矣。《拾遺》書成,決即擱筆,潛心佛典。 爾者,氣促口噤,不能出聲,嗟乎錫兄,...

Read More »

忍不住,又談詩

向來讀詩讀詞,態度都很粗疏,因為生平有二畏──一畏過份咀嚼,偏偏讀得出詩詞以外的許多道理,而於詩詞本身的題旨反而置諸不顧;二畏沉溺於詩詞的文字障中,一枝一節去求小趣味,整個大片段則反而遺落。 凡我所畏...

Read More »

談「標舉」

前人論藝,往往喜歡標舉一兩個字來作品第的標準,這風氣尤以清人論詩為甚。如沈德潛的「格調」、袁子才的「性靈」、王漁洋的「神韻」、翁方綱的「理」、以及常州派論詞的「沈鬱」,雖提出的只是寥寥一兩字,其中蘊含...

Read More »

「第一身的寄託」

寄託,是清代常州詞派的標舉。此中有名的例子,是莊中白的《蝶戀花》四章。現試談其首章── 城上斜陽依緣樹,門外斑騅,見了還相顧。玉勒珠鞭何處住,回頭不覺天將暮。 風裏餘花都散去,不省分開,何日能重遇。凝...

Read More »

有句無章

寫詩不是絕不可經營詩句,只是至少要知道兩點:第一,經營的目的,是為了突出詩的內涵;第二,絕不可因為偶然經營得好句,便寧可損傷內容,對此好句遷就。 南宋末年的詞風,論者毀譽不一,其實平心而論,他們的缺點...

Read More »

詩鐘

「詩鐘」可以說是文字遊戲,然而卻亦不純然是文字遊戲。 筆者開始對「詩鐘」發生興趣,是由於曩年一家報紙的副刊,闢有一個名為「一鐘兩件」的專欄,每日刊出一品詩鐘,日日格式不同,諸如「鶴頂」、「蝦鬚」之類,...

Read More »

詩人的包袱

前人寫詩,對於平生快意之事,常有一再吟哦若不厭倦者,在今人看來,或者會認為取題的範圍太過狹窄,因而以為亦是一病。這種看法,倘以平常心來觀察,筆者實在不敢苟同。 因為前人作詩,原只是性情消遣,傳世之心並...

Read More »

七月十五的月

李素女士在中秋那天,發表了幾首舊體詩,並且似乎很有感慨,在詩後說了幾百字的話,為舊體詩之不受時代認可,大抱不平。 這種感慨並不是個別的。因為如今依然有許多寫舊體詩的人,打從心底發出寂寞的感覺。──從報...

Read More »

鋪路者不是司機

本來已不準備寫涉及新詩的文字,因為局外人不能瞭解,新詩圈內原來有許多是非。你懷著關心新詩前途的心情,去指出一些缺點,立時便會受到千夫所指。──也許,詩人是敏感的,但他們的敏感,卻便即是你的罪。 但因為...

Read More »

拓開詞境寫春情

前人說,詞至蘇軾而後大,這「大」字,亦有人不同意,但若就開拓出廣闊的境界這點來說,則稱之為大亦不為過。 現在且看一首蘇詞,調寄《蝶戀花》── 花褪殘紅青杏小,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...

Read More »

韓世忠未舞倚天劍

有人藉詞存、詞藉人存兩種情況。前者,譬如秦七黃九,不是在詩詞功夫上有兩下子,到今日的知名度恐怕便要打折扣;後者,如岳飛的《滿江紅》,此詞倘非出自岳飛之手,便只如劉過的許多詞一樣,只有專好詞道的人才諷誦...

Read More »

崑崙山石落洞庭

見到一張賀年片,上面印的是張同前輩的尊人冷僧先生的詩。最愛其中的一首七絕── 曾於方外見麻姑,聞說君山自古無,原是崑崙山頂石,海風吹落洞庭湖。 去年歲暮讀到這首詩,尤其覺得感慨。詩有一份淪落的情懷,但...

Read More »

讀《古槐書屋詞》

新來日夜窮忙,竟然連出版了俞平伯《古槐書屋詞》的事,也一無所知。幸潘耀明兄以一卌相贈,始得快讀一過。詞集線裝,烏絲闌手抄影印,鈐起套朱,故展卷即有朱墨燦然之趣。 自己對宋詞發生濃厚興趣,實在可以說是得...

Read More »

只從大處憶觀潮

宋人潘閬有一闋《酒泉子》,寫觀公塘潮的回憶── 長憶觀潮,滿郭人爭江上望。來疑滄海盡成空,萬面鼓聲中。 弄潮兒向濤頭立,手把紅旗旗不濕。別來幾向夢中看,夢覺尚心寒。 詞牌《酒泉子》,可見正是西域音樂,...

Read More »

林逋緣何訴別情

林和靖隱居西湖孤山,「梅妻鶴子」,二十年足跡不履市廛,按道理說,不可能寫出「情詩」,然而他卻有一闋《長相思》── 吳山青,越山青,兩岸青山相送迎。誰知離別情。 君淚盈,妾淚盈,羅帶同心結未成。江頭潮已...

Read More »

異軍突起邊塞詞

范仲淹的邊塞詞,在文學上是一種突破,因為「曲子詞」既源自民歌,民歌則習慣吟詠男女私情,由是便決定了「花間集」艷詞的體制。 到了北宋初期,連林逋的詞都不能例外,似乎除了愛情之外,無一事可以入詞。至范仲淹...

Read More »

李易安的疊字

李易安的詞,或賞其「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悽悽慘慘戚戚」(《聲聲慢》),所謂「起謂「起頭連疊七字,以一婦人,乃能創意出奇如此。」(宋‧羅大經語) 然而羅大經的說話,「婦解」分子聽到亦一定不高興。「以一婦...

Read More »

李易安的《如夢令》

李易安的詞,很喜歡她的一闋《如夢令》── 常記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歸路,興盡晚回舟,誤入藕花深處。爭渡,爭渡,驚起一灘鷗鷺。 劈頭「常記」二字,是宋詞中的熟語,但別人用得卻沒有李易安那麼好。 例如周清真...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