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亭之專欄

對粵語妖音有四問

對於粵語妖音,王亭之公開向何文匯博士教授質詢四個問題── 第一,有六個時期的中原音傳入廣府,所以如今廣府話還保存著《詩經》時代的中原音,是則豈能專用宋代的《廣韻》來規範廣府話,其餘五個時期傳入來的語音...

閱讀全文

妖音直逼「微敦道」

目前妖音瀰漫電台電視的原因,是出於傳播界的心虛與盲從。 始作俑者是張敏儀,她一聽見「時奸」,因為對自己的讀音沒把握,立刻就盲從了。後來總算不再堅持,但妖音教授的歪理卻依然影響了香港電台。所以凡出身港台...

閱讀全文

「正音」是歷史醜劇

「正音」可以說是復古,而且只復宋代的古,除宋代外,其餘時代傳入廣府的音都不准讀。其橫蠻霸道,可謂無以尚之矣。 王亭之那組《請勿謀殺廣府話》的文章發表後,反應不俗,即是因為王亭之根據音韻專家羅常培、趙元...

閱讀全文

一份中英對照餐單

廣州有一家三星級酒店,它的餐廳,有一份中英對照的餐單,十分有趣。 先考一考讀者,甚麼叫做black winter、day type?原來是「烏冬」和「日式」,所以「日式炒烏冬」,就叫做The day ...

閱讀全文

應節的食制

一眨眼,就有急景殘年的感覺。王亭之雖旅居殊鄉異域,然而敬重歲時,所以凡過年過節都依足規矩。 過冬必吃鴨,這是晉代的傳統。晉代崇尚道家,著名的王家謝家都信道,當時道家認為雁與鵝都吸月精,冬至日食之有益,...

閱讀全文

海參食制

王亭之嗜吃海味,可是如今的鮑魚、魚翅已給人吃到奇貴,連江瑤柱都有浸魚露的假貨,真的已無海味可食,唯有求之於海參。 吃海參其實亦不易。看電視,排骨炆海參,一看那海參就不開胃,蓋乃是光禿禿的大豬婆參,在從...

閱讀全文

方言入文

韓牧兄寄來的剪報,又關係到方言入文字的問題。他看一場足球比賽的電視廣播,同時紀錄講波佬的評述動詞,一小時內,共記下七十幾個,例如:拉、閘、逗、拖、抽;剷、帶、點、搓、收;把、引、托、批、撩;彎、掛、殺...

閱讀全文

糖與油

糖水不甜,食餸菜無油,是現今的食制特色。所以王亭之如今只幫襯相熟的食肆,他們知道王亭之的口味,勉強合格。 王亭之旅遊夏威夷,燒臘行中出名的老師傅沙皮九聞風,親自到王亭之居停之處燒叉燒,兩次都不合格,無...

閱讀全文

「埃」與「哀」

將地名譯音的人,一向喜歡將「I」譯音為「埃」,讀如「挨」,可謂譯音甚準。然而這個音一入廣府話傳媒人之口,立即出問題,因為他們堅持要將「埃」讀為「哀」。 「埃」音為「哀」,用國語來讀,完全一樣,但用廣府...

閱讀全文

這一家法式餐廳

王亭之在開闢此版文認可區時,曾說過,要談一談飲食,誰知王亭之「花門」,反而報紙爬頭,開飲食專頁。是故王亭之即撰此文交差,不是有意宣傳。 對飲食,王亭之只喜歡中式與法式。蓋中法兩民族有悠久的飲食文化傳統...

閱讀全文

廣府話的「一音兩變」

王亭之前此談及,「埃」字有兩音,一音「i」,一音「哀」,這是廣府話將中州音變讀經常可見的「一音兩變」。 還可以再舉一些例。 例如「挖」字,廣府話可讀為「蛙」,如「挖苦」即讀為「蛙苦」;亦可讀為「wut...

閱讀全文

懷舊說「觀音堂湯」

這個天氣,最好的湯水是蘋果煲豬肝、豬粉腸,此湯有名堂,叫做「觀音堂湯」。 澳門的觀音堂可以供應葷食。據說當年高劍父避戰亂移居澳門,有一段時期就是住在觀音堂,廚師即煲這個湯給他飲,高老師大為讚賞,於是廣...

閱讀全文

翳膩

同一個字,放在不同的詞語中,就有不同的讀音。這情形在國語中雖有,但卻遠不如廣府話之多,更不如其別有風味。 例如「膩」字,在「細膩」、「肥膩」等詞中,讀為「利」音。可是在「翳膩」一詞,卻忽讀為「麗」。 ...

閱讀全文

「鈔」票與面皮

廣府話有音就有字,不過有些字甚為古老,寫出來已無人識讀,所以就給「約定俗成」的俗字代替。 清末民初時,廣州有一位舉人公詹憲慈,用畢生之力完成一本《廣州語本字》,在四書五經以及史書中找出「有音就有字」的...

閱讀全文

四個字,夠大聲

如果問「磅」字怎樣讀,人一定多以為自己完全識讀,一磅兩磅,誰人不識耶。 其實不然,如今說多少「磅」,這「磅」是譯音,而且譯音譯得十分正確,因為「磅」字的確讀pound音。 或曰,用國語來讀,「磅」是p...

閱讀全文

考考個「歷」字

廣府音的轉讀,至今為止,未有一位音韻學家敢說全部弄清。即如大師王力,半生用功於研究廣府話音韻,亦說自己只是研究的起步。可是何大博士教授卻敢拿著一本《廣韻》來規範廣州音,此正因其所知愈少,是故膽子愈大,...

閱讀全文

「湯斗」的「湯」

正由於廣府話中,有六個時期中州移民傳入的語音與詞語,所以研究廣府話實在要非常小心,絕不能自訂一個準則,就跳出來「正音」。這樣做,只如「教阿爺剃鬚」,膽大,可是笑話。 「熨斗」,用來「熨」衫,此字明明讀...

閱讀全文

梳打餅乾是恩物

如今的人吃東西怕油,可是奇怪,卻偏偏很難買到正宗的梳打餅乾。 梳打餅乾是王亭之的恩物。二十多年前,有一天王亭之忽然覺得心翳,王亭婆認為王亭之抽煙太多,必然是心臟病發矣。可是王亭之自己把脈,絕對不似心臟...

閱讀全文

飲茶辨壞

蝦餃有三壞。第一壞,成隻蝦來包,醃餡不入味;第二壞,既成隻蝦矣,可是卻偏不挑蝦腸,形容難看,第三壞,用「還魂蝦」,梳打味太重。 圖麟都的蝦餃,普遍具此三壞,只有一家有時例外。言「有時」,即非經常能免此...

閱讀全文

「煙袋」的「袋」

電視演紀曉嵐,他有一個著名的渾號,「紀大煙袋」,此渾號見於清人筆記,不是編劇者杜撰。如果紀曉嵐生於今日,他一定編不成那套《四庫全書》,到處禁煙,躲在家中又如何能編書耶。 這「煙袋」一詞,廣府話讀為「煙...

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