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王亭之專欄 » 雜談 » 大旅行記事(七)

大旅行記事(七)

去孔雀寺時是剛下飛機的晚飯後,人已疲累,況且時間亦不多,所以原打算周圍看看便是,及至在大殿參拜佛像時,筆者忽然起意,要跟一尊佛像開光,作為結緣。本來以為沒有帶來開光儀軌,那就只能憑印像來修法,誰曉得無用圓碧這次忽然有用,告訴我說:我帶來了儀軌。這樣便真是因緣圓滿了,於是匆匆結壇修法。修法時自覺境界很好。既畢,便乘原車回到窰洞休息,沐浴睡覺。

翌日,如約到頂頂大名的法門寺隨喜。這家法門寺聲名藉甚,原因是在1987年佛祖誕生日,「從地湧出多寶龕」,在塌下的佛塔底發現地宮,這一發現不得了,出土了二千四百九十九件大唐盛世時鑄造的寶器,這還是小事,最令世界佛教界驚喜的,是發現了佛祖釋迦牟尼的真身指骨舍利。

從法門寺頂層往外看一景

釋迦牟尼湼槃後,弟子在他的火化骨灰中,找出一塊頂骨舍利、兩塊肩胛骨舍利、四顆佛牙舍利、一塊中指骨舍利、八萬四千顆珠形舍利。當時將全部舍利分成八份,建八佛塔供養,後來到阿育王當國時(西元三世紀),他為了普弘佛法,便將舍利分送世界各地,由是世界上便有八萬四千佛塔,唯一的一塊佛指舍利送到了我國。

及至西元六世紀唐懿宗時,在供養佛指舍利的寶塔下修建地宮,並製成影骨三枚,都藏在八層寶匣中。所謂「影骨」,是佛指舍利的仿製品,目的是為了保護佛身舍利,因為即使有人偷到地宮的寶物,亦可能盜得的只是影骨,佛身舍利由是便可得到保存,所以影骨的施設,可以說是有意混淆視聽。然而,我們應該將影骨舍利看成跟佛身骨舍利一樣寶貴,因為三仿一真同時供養,便有如供養釋迦的佛像與釋迦本人,因此四枚舍利,佛家便稱之為「一靈三影」。

2002年佛骨舍利曾送台灣供養,2004年則送香港供養,筆者有弟子曾參加這供養儀式。筆者當時心悔人在夏威夷,無緣供舍利,誰不知有緣便是有緣,於今居然蒙法門寺主寺學誠大和尚安排,得以繞佛塔、拜舍利、入地宮、拜文物,時為西元2017年,歲次丁酉,農歷五月初一日,午時。

多謝學誠大和尚的安排,法門寺這次招待甚周,筆者於此亦感謝法門寺監寺諸法師,成就筆者晚年學佛的一件大事。遺憾的是,此行不便攝影,是故無參拜的照片記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