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王亭之專欄 » 雜談 » 大旅行記事(八)

大旅行記事(八)

從法門寺歸來,在窰洞的大廳晚膳,七八人共食,有一位女居士特別前來主廚,連續數天,筆者真要多謝她的侍候。還有一位女居士,諢名楊貴妃,她在雲南開了一間休閒客棧,外國人來住者甚多,長年客滿,這次放下生意,來指揮飲食,還親手製了鷄湯泡饃來嚮筆者。一次無味,再製無油,三製依然味淡少油,那就是典型「少鹽、少油、少糖」,總之是甚麼都少的製作,筆者只能吩咐加鹽,還要加了兩次才勉強夠味,幸而其它的素菜還可口。

每頓午餐晚餐都點蠟燭,是為燭光午餐、燭光晚餐,七八支蠟燭分佈一桌,不是為了增加情調,只是為了驅趕蒼蠅,筆者說:蒼蠅所吃不多,何必要將它趕走。所以筆者身邊就沒有蠟燭,後來楊貴妃看見,親手點上一枝,放在筆者旁邊,卻之不恭。

飯後,再上孔雀寺禪堂,有百餘弟子在修禪七,筆者給他們說了一點話,大致上是指點一下他們如何入定,說罷,許多人提問,有些問題頗有深度,足見如孝法師教的禪定可能搔着癢處。

及至走時,天氣甚涼,如孝法師送上披肩,這披肩製作得很有特色,任意摺疊,要遮甚麼地方便遮甚麼地方,相信是陝西僧門的傳統製作。

回到窰洞,吃些水果及乾果,居然有荔枝可吃,當年送給真正楊貴妃吃的荔枝,「一騎紅塵妃子笑」,送的可能不是四川的荔枝,若是四川荔枝,何必如此勞師動眾,據《荔枝譜》記,當時福建曾進供荔枝,因此閩人常以為閩荔勝於廣荔。

吃罷,回去洗澡,設備比昌平還要簡樸,洗澡完畢要走進房間才能抹乾身體,十分不便。幸而房間雖無空調,卻相當溫和,不寒不熱,因此睡在床上,蓋張薄被,便能酣然入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