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王亭之專欄 » 雜談 » 大旅行記事(十)

大旅行記事(十)

隨後還參拜了幾間寺院:大明寺、龍泉寺、慈善寺、白馬寺、草堂寺。每家寺院都是名剎,都有豐富的歷史。最值得一提的是白馬寺與草堂寺。當年鳩摩羅什譯經即在草堂寺;唐玄奘遊印後回國,首先即到白馬寺駐錫。

草堂寺尚有一點規模,至少有一個宏偉的紅牆大門,相當氣派。至於內裏的古殿則已多重蓋修葺,連鳩摩羅什的譯經場地亦已不見,不過有一個小院中,有一株紅楓葉,在夏天這時候朱紅燦目,實為意料所不及。這株紅楓雖小,總算帶來許多生機,筆者由此聯想到鳩摩羅什用朱筆點經,然後逐句譯文,這雖然是聯想,然而聯想所及,正是千餘年來漢土佛家的氣脈。

白馬寺則可以說是零落,不但殿宇陳破,連路都破爛不堪,只有十餘寺僧,大半都是老人。不過,由於寺中有一尊金佛像,依玄空風水來看,風水甚好,如今在佛像旁邊新修一個別院,由玄空預測,此寺十年之內必然另有一番面目。筆者問,若再來時,能否在這別院閉關一個星期,住寺說甚為歡迎,還說,別院另有廚房,所以可以在此烹飪,不過無用圓碧卻面有難色,她可能是擔心食材供應有困難,每日烹飪兩餐太辛苦。

途中經過九成宮,自然要入去一看,此中最著名的文物便是「醴泉銘碑」。傳說唐太宗李世民在此避暑,卻炎熱苦旱,他跟長孫皇后散步,至一處,覺土地微潤,於是用柱杖插地,泉水立時湧出,於是由宰相魏徵作碑文,命歐陽詢書碑,由是完成為一代文物,歐陽詢所書,且被稱為「天下第一楷書」,此碑亦被稱為「天下第一銘」,筆者在碑前欣賞良久,覺得此碑的書法特點,在於筆法與行間配合,整體看來,齊整中有自然。書體的特點在於轉角,可以整體來看,可以分別來看,現在傳世的字帖已經分行,再加填墨,既不能整體看,亦不能個別來看,弄到許多學歐體書法的人,筆法與結體都呆滯不堪。

出九成宮,要走一段小路才能入慈善寺,路口還有人要收費。寺中的景點是一座石窟,其內有古代石刻佛像,最早的一尊雕於隋代,至唐代時陸續雕造,分南北兩壁,筆者在南壁一小龕中敲木魚唸頌禮佛,如孝法師擊磬。此中佛像的衣紋都似吳道子所畫,由此可見唐代的藝術風格,很着重衣帶當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