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王亭之專欄 » 雜談 » 大旅行記事(十一)

大旅行記事(十一)

既到西安,不能不去參觀碑林,此中保存了許多名書法家的書蹟,雖然已經石刻,但古代的石工水平很高,不但保存了書家的筆畫、結體,甚至連氣韻都保存下來,相信現代的石工已無此功力。

碑林為了做點生意,所以參觀者先須經過一個售賣碑帖的販賣部。我只看中一部《西安碑林名碑》,此書綫裝,釘裝甚佳,書角雙綫,且有貼角,目前來說,這種釘裝已甚為難得。書共八本,收十二碑,及墓志十種。名碑甚多,精品有:秦嶧山刻石、漢曹全碑、唐集王羲之聖教序、唐懷素東陵聖母帖、唐虞世南孔子廟堂碑、唐顏真卿多寶塔碑、爭座位帖、勤禮碑、唐柳公權迴元觀鐘樓銘、玄秘塔碑。

 

由這些碑拓,可以糾正市面流行的字帖。近代書家授徒,多喜歡教他們學顏、學柳,因此多寶塔碑及玄秘塔碑甚為流行,若將此二碑的字帖,跟碑林的拓本相比,便可知道字帖不但全失氣韻,甚至連筆劃結體都跟原碑相差甚遠。

碑林此書售價只人民幣四千元,可算便宜。

再到博物館參觀,可以見到一些原碑以及一些拓本,還有一位技工在表演墨拓,令觀眾知道拓碑的過程,以及用墨的技巧。技工所拓,是「烏金拓」,我向他請教,「蟬翼拓」用的墨有甚麼不同,他說,墨要淡一些,手法要輕一些,除此之外便沒有甚麼不同。拓碑帖石刻用的必為烏金拓,拓畫像及磚刻則多用蟬翼拓。

在博物館中徘徊良久,真似與古人同住,唯一的缺憾是館內不能抽煙,所以只停留了兩小時左右,不過,想起古人亦無煙可抽,那也就不埋怨了,頂多下世繼續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