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王亭之專欄 » 雜談 » 大旅行記事(十四)

大旅行記事(十四)

回到香港,只是飲飲食食。在圖麟都時,作家馬雲(不是富翁馬云)已用電話來約定,在陸羽茶室來一次小小的茶敍。馬雲約來夏春秋夫婦(夏太太在加拿大渾名「燕窩籮」),與及多年未見的沈西城。這一頓茶得嚐陸羽的點心,算是了卻一段心願。現在許多人說陸羽的點心已經很差,吃起來卻覺得不是,依然有相當水準,只是已沒有以前那麼講究,例如牛肉球,挑筋挑得不淨、生魚片麵的魚片切得較厚。品茶時筆者順便訂翌日一餐午飯,菜式由陸羽決定,請《視覺藝術》主編徐傳鑫、勞允澍及弟子蔣匡文等人品嚐(結果是蔣匡文付賬),當日菜單如下──

      

全部是陸羽傳統菜式,吃起來,也依然有傳統風味。在圖麟都時風聞陸羽的菜式已今非昔比,那可能只是由於他們跟陸羽的廚房不熟,隨便由一個三、四鑊炒出來之故。

香港朱潔儀與筆者有一點藝術因緣,曾送來畫作跟筆者賀壽,她還是鮑魚王阿一的誼女,所以便請筆者到富臨飯店晚宴。一到飯店,只覺跟以前的富臨完全不同,氣派很多,裝修得很有特色,一問之下,原來是由邱家投下重資,是故改身換面。鮑魚已非阿一親手泡製,但由阿一指導,吃起來水準依然,魚翅的上湯亦算夠味,假如能再煨一些腿汁進去,應該更好。筆者在圖麟都的魚樂軒吃魚翅,總廚盧永照(即是畫家盧永照,很多人以為兩個盧永照不同人,其實不是),必另炖雞汁腿汁兌入上湯中,再另上腿汁由客人自行調味,是故翅湯便可稱一流,阿一可以參考這種製法,賣貴二三百元,客人應該不會計較。

 

弟子趙一鳴校長在會展廣場大都淮揚請吃一頓揚州菜,擺碟甚靚,你看一隻大蝦可以擺成一隻小鳥,真可以說是匠心獨運,最好食的是「拾景炒飯」,所謂「拾景」是炒飯的材料,連飯計共十種:蛋絲、笋粒、菰粒、蝦粒、鴨腎、海參、鷄粒、腿茸、葱花、飯。這些材料其實可以更換,例如去掉鴨腎,改為炸瑤柱絲,加上爆香的蝦子,那便成為十種炒飯的材料。這炒飯雖然好吃,炒得香,但究竟不如筆者在圖麟都吃的「膽固醇」炒飯,材料如下:龍蝦膏、蟹黃、鮮鴨膶腸粒、炸鹹蛋黃粒、皇帝蟹腳粒、葱白。雖只六種作料,但炒成金包銀的飯粒,滋味比拾景炒飯好得多,只是一聽名字,已無人敢食,那便是受了傳媒所害,尤其是網上的恐嚇之害,筆者吃此飯吃了二十年,做過磁力共振檢查,證明無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