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最新文章推介 » 大旅行記事(十五)

大旅行記事(十五)

小兒永頤一家三口來港與我相會,十年八年才見一次面,十分難得。眼看孫兒已經長大,自然高興。富臨飯店因此宴請筆者一家三代,是晚菜式甚為豐富,甚為精美,而且好味。小孫嘉銘最喜歡吃阿一鮑魚,多年前他來香港,帶他去吃鮑魚,吃完之後到機場,居然買一個鮑魚頭的鎖匙扣帶回美國,作為吃阿一鮑魚的紀念,從此之後一直都無此口福,所以這一餐他吃得很高興。

阿一鮑魚有不同的扣法,用的汁料不同,這頓晚餐的鮑魚扣得十分好味,味不太濃,所以吃得出鮑魚的味道。吃鮑魚其實講究層次,先吃鮑邊,最後吃到鮑心,便最少也有三個層次,筆者即這樣教小孫來吃,這便是飲食文化的傳承了。曾見人吃阿一鮑魚,大口咀嚼,還飲一啖酒,鮑魚與酒混和在口,焉能吃出阿一鮑魚的味道。

小孫還喜歡吃阿一炒飯,說起來也實在可憐,不在筆者身邊,便連吃一口好的炒飯也沒有。後來富臨飯店的執行董事邱威廉來圖麟都,筆者請他去魚樂軒吃膽固醇炒飯,他說比阿一炒飯還要好吃,其實不然,只是作料問題,如果用膽固醇炒飯的作料,用阿一的炒法,炒起來可能更加好吃。富臨飯店其實應該出品「阿一膽固醇炒飯」,相信有不怕死的人會來吃,一吃之後,可能六七十年都死不了,而且愈吃愈健康,因為此即人間之美味,美味養生,兼而得之。

此外,還有一餐吃得比較好的是,馮柏喬先生在農圃請吃飯,他是一代儒商,又是書法家,自然有飲食文化,因此便有膽吃蟹黃翅,這種食制必為衛生家所反對,可是卻真的好吃,農圃的製作亦相當不錯,只是亦有一個缺點,不肯另加濃腿汁調味,吃魚翅非用腿汁調味不可,雖然用火腿煲湯,煲湯的火腿味跟濃腿汁的味道截然不同。馮老兄很有面子,居然有兩個中年女侍應來侍候,是兩個,不是一個,這兩個女侍應侍候得十分周到,我再來港時,應當回請馮柏喬在農圃吃一頓不衛生的晚宴,指定要這兩個女侍應侍候。

馮柏喬還從家鄉帶來當造的荔枝,忘記了它的名字,但實在十分好吃。老妻還要帶一些回住處,等候小兒小孫來時品嚐。

蘇州吳門人家的沙老闆,本來打算請人抄錄故宮的蘇菜食譜,請筆者整理,然後加以點評,出一本綫裝書,筆者既見馮柏喬,便問他,可不可以邀請一些書法家來作筆錄,然後影印出版。馮老兄一口答應,他說,找幾十位書法家來寫沒有問題,筆者為此十分欣然。然而此事如今已經告吹,因為當時認為可以作抄錄的人,現在因為已從故宮退休,再無法接觸這些文獻,筆者只好告訴吳門人家的沙老闆,請她跟目前在職的人員商議,倘若成事,那就不但是飲食文化的光彩,而且是書法藝術的光彩。

老妻生日,在蘇浙滬同鄉會設宴,見到許多親戚朋友,禮金甚多,菜肴甚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