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最新文章推介 » 大旅行記事(十六)

大旅行記事(十六)

從香港再飛北京,首要任務是替于鴻坤開新書發佈會,此書即是筆者加以評註的《立禪即意》,書中有許多于鴻坤發揚大成拳的心得。當他持書稿來請筆者寫序時,筆者遍讀一過,覺得此書頗有如來藏思想,因此跟他研討,然後決定用如來藏思想來作批註,既然如此,當然要參加新書發佈會。

發佈會很熱鬧,來者過百人,問了許多問題,筆者只能約略介紹,大成拳的始創人王薌齋先生,曾深入研究佛教,所以他才能用如來藏思想融入自己的拳理,例如他說,不可將對手看成是敵人,一有敵我之分,便不能將對手融入自己的氣場之內,這樣便不能消除對抗來任運自然。這便是如來藏的相礙緣起,也即是由任運來圓成一切事物。現在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,其實亦即是王薌齋先生的拳理。一帶一路沒有敵人,亦可以說是融敵為友,現在雖然有許多國家來破壞,無非都是小動作,小動作不能維持霸權,因此長遠來看,中國一帶一路這套大成拳,必然能由融化來融會所有的國家。對台灣不必打,對日本、對印度、對越南都不必打,有一帶一路的氣勢,就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。

發佈會很成功,書店要了幾百本《立禪即意》全部賣光。弟子陳仲易要了五百本,在網上出售,一日賣光。

隔天,筆者還到北京大學去拜訪樓宇烈教授,他在中國是哲學界的第一把手,跟筆者暢談甚歡,筆者最喜歡他的兩句說話:囿於名相,死於規矩;囿於數據,死於標準。這正是研究佛學的兩條死路,根據宗義的名相,而且凡名相必依自己的宗義來解釋,於是就根本無法理解佛家經論的密意,所以龍樹的佛學便給他們矮化,這便是囿於名相,死於規矩;將佛學的研究變成統計,有多少人說甚麼甚麼,這甚麼甚麼便變成標準了,例如說「空」,因為人人說空,因此「證空」便變成學佛的標準,那便否定了釋迦說空的密意(畢竟空、本性自性空),這便是囿於數據(因為多人說),死於標準(由言說建立的標準)。

跟樓教授會談,是此行最快意之事,本文亦由此結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再見、до свидания 、Goodbye、Au revoir、Adios、Avtio、Vale、………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