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亭之專欄

吃在圖麟都,一談豆腐餐

王亭之常說,雖然身在圖麟都,卻能享受到連香港都沒有的美食。例如吃日本餐,有一間Solo Sushi Ya,在New Market,老闆阿Joe主廚,王亭之到,每頓都總能弄兩三個傳統的日本食制,價錢收得...

閱讀全文

請何文匯正面回答王亭之的問題

明窗霍詠詩編輯轉何文匯博士教授收 何文匯最近出了一本書,對王亭之諸多批評,王亭之對此不想有所回應,因為王亭之自知有許多不足。不過,關於病毒音的問題,並不須要一個有正牌正照的博士教授,然後才有資格提出。...

閱讀全文

王亭之三鞠躬何文匯

一鞠躬! 何文匯認為,由於宋代以前的韻書殘缺,因此便只能用宋代修訂的《廣韻》為語音標準。這個說法,可以移用他批評王亭之的說話來評價他,即是:「匪夷所思,勇氣有餘,學識不足。」 假如像他所言,便須肯定:...

閱讀全文

何文匯沒資格坐入殿堂

香港一群文化人發起反「正音」霸權,難得有一本《東周刊》注視此事,加以報導,但何文匯的反應卻十分橫霸,他表示「只會與對讀音有一定研究及認識的人進行學術討論」。初聽起來似乎十分合理,但其實正是霸權的表現,...

閱讀全文

韓國米餅配大紅袍

Yonge街夾Steeles,有一間大韓國超市,王亭之最喜歡吃它的「米餅」。 米餅當場製作,有一架機現場運作將米餅一件件彈出來。一個韓國老頭,笑容滿面,熱辣辣包裝,見到有人買,由心笑出來,那笑容既有老...

閱讀全文

是否能圓餃子夢?

王亭之喜吃餃子,但多年來已未吃過能勉強令人滿意者,是故牢騷滿腹。何以牢騷?因為王亭婆每星期雀戰六日,連包餃子都沒時間,她包的餃子,本來勉強合格。 包好的餃子,最怕入雪櫃,一冰凍過,餡與皮便如十世冤仇,...

閱讀全文

夷島紅肉木瓜

有人由夏威夷來探望王亭之,携來木瓜一箱。此人熟悉海關條例,知道可以入境,因此王亭之才有此口福,一般人總以為生果不能入口,卻不知道夏威夷木瓜乃屬例外,因為保證無病毒細菌之類傳染也。 天底下的本瓜,以夷島...

閱讀全文

反「正音」有浪潮

香港最近忽然多人聲討「正音」;有報章轉載了王亭之的《請勿謀殺廣府話》;教育界的資深教師怨氣沖天。此為何耶?只因為有半官方組織大規模派員出動,向各校老師強迫推銷「正音」。 這番出動,包括諸位行政頭頭,連...

閱讀全文

要人改姓,雙重標準

關於「正音」,問題多多,得閒可以一一提出,如今只想談談正音寡頭的雙重標準。 他根據宋代的《廣韻》,要人改姓── 姓衛的人要姓「圍」。 姓韋的人亦要姓「圍」。 姓任的人要姓「淫」。 姓仇的人要姓「求」。...

閱讀全文

妖音乃不祥之兆

香港目前似乎又見太平盛世,早幾年還人人自危,如今則似已人人自豪,被人稱為「港燦」的日子,一去不復返矣。 其然,豈其然耶? 如果沒有大陸的黑錢來買豪宅,住在乜嘢灣的師奶,可以對住電視鏡頭悠然自得,說自己...

閱讀全文

妖音開始受反擊

看電視新聞的朋友,最近不知有沒有留意,在新聞中同一個字,無線電視記者的讀音,不同圖麟都新聞報告員的發音。 例如報告煤礦大火,無線記者已講返人話,將礦字讀回「抗」音,可是我們本地,卻依然堅持要kwong...

閱讀全文

對粵語妖音有四問

對於粵語妖音,王亭之公開向何文匯博士教授質詢四個問題── 第一,有六個時期的中原音傳入廣府,所以如今廣府話還保存著《詩經》時代的中原音,是則豈能專用宋代的《廣韻》來規範廣府話,其餘五個時期傳入來的語音...

閱讀全文

妖音直逼「微敦道」

目前妖音瀰漫電台電視的原因,是出於傳播界的心虛與盲從。 始作俑者是張敏儀,她一聽見「時奸」,因為對自己的讀音沒把握,立刻就盲從了。後來總算不再堅持,但妖音教授的歪理卻依然影響了香港電台。所以凡出身港台...

閱讀全文

「正音」是歷史醜劇

「正音」可以說是復古,而且只復宋代的古,除宋代外,其餘時代傳入廣府的音都不准讀。其橫蠻霸道,可謂無以尚之矣。 王亭之那組《請勿謀殺廣府話》的文章發表後,反應不俗,即是因為王亭之根據音韻專家羅常培、趙元...

閱讀全文

一份中英對照餐單

廣州有一家三星級酒店,它的餐廳,有一份中英對照的餐單,十分有趣。 先考一考讀者,甚麼叫做black winter、day type?原來是「烏冬」和「日式」,所以「日式炒烏冬」,就叫做The day ...

閱讀全文

應節的食制

一眨眼,就有急景殘年的感覺。王亭之雖旅居殊鄉異域,然而敬重歲時,所以凡過年過節都依足規矩。 過冬必吃鴨,這是晉代的傳統。晉代崇尚道家,著名的王家謝家都信道,當時道家認為雁與鵝都吸月精,冬至日食之有益,...

閱讀全文

海參食制

王亭之嗜吃海味,可是如今的鮑魚、魚翅已給人吃到奇貴,連江瑤柱都有浸魚露的假貨,真的已無海味可食,唯有求之於海參。 吃海參其實亦不易。看電視,排骨炆海參,一看那海參就不開胃,蓋乃是光禿禿的大豬婆參,在從...

閱讀全文

方言入文

韓牧兄寄來的剪報,又關係到方言入文字的問題。他看一場足球比賽的電視廣播,同時紀錄講波佬的評述動詞,一小時內,共記下七十幾個,例如:拉、閘、逗、拖、抽;剷、帶、點、搓、收;把、引、托、批、撩;彎、掛、殺...

閱讀全文

糖與油

糖水不甜,食餸菜無油,是現今的食制特色。所以王亭之如今只幫襯相熟的食肆,他們知道王亭之的口味,勉強合格。 王亭之旅遊夏威夷,燒臘行中出名的老師傅沙皮九聞風,親自到王亭之居停之處燒叉燒,兩次都不合格,無...

閱讀全文

「埃」與「哀」

將地名譯音的人,一向喜歡將「I」譯音為「埃」,讀如「挨」,可謂譯音甚準。然而這個音一入廣府話傳媒人之口,立即出問題,因為他們堅持要將「埃」讀為「哀」。 「埃」音為「哀」,用國語來讀,完全一樣,但用廣府...

閱讀全文